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件直击 >

【腾冲】一棵树砍出“飞来横祸”

日期:2017-09-20 08:27:00  浏览:  字体:   来源: 作者:王维娟


核心阅读: 手捧法院出具的调解书,接过承办法官转交的第一笔30000元赔偿款,彭某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长长吁了一口气,其中既有如释重负,也带着一丝后悔和自责。9月19日,腾冲

  手捧法院出具的调解书,接过承办法官转交的第一笔30000元赔偿款,彭某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长长吁了一口气,其中既有如释重负,也带着一丝后悔和自责。9月19日,腾冲市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二庭成功调处一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及时为原告彭某解决了燃眉之急。

  2017年4月14日,原告彭某为被告张某到腾冲市腾越镇芹菜塘砍伐树木,在伐树的过程中彭某被树砸倒,造成其腹部开放性损伤、盆骨骨折、腰椎骨折及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彭某在市人民医院住院十七天后,转入另一医院进行治疗,后经伤残鉴定确定为八级伤残。在彭某受伤住院期间张某为其支付医疗费14850.6元,后双方因后续赔偿问题协商未果,彭某诉至法院,要求张某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141880.75元。

  案件受理后,承办法官依法向被告张某送达诉讼材料,领取诉讼材料时,张某向法官诉起苦来,他说:“我也是受害者,哪想到伐一棵千把块钱的树,伐出十多万的钱来”。经过庭前调解,张某不同意按彭某的要求赔偿,一方面是张某自己想不通,一方面自己也确实没有能力负担那么多费用。

  庭审时,张某提出彭某是因为在砍树的过程中不听指挥,不及时避让才会被树砸到,因为同时为自己砍树的有三个人,彭某所处的是离树位置最远的,按理说是最容易避让的,但彭某受伤倒下的位置就是他砍树的位置,树倒的时候彭某基本没有挪动过,是彭某太自信,认为树倒不到他所在的位置,所以彭某应该对他的受伤负主要责任;张某还认为彭某第一次住院后,在医生开具的出院通知书中已经注明“伤愈出院”,根本没有必要二次住院,所以对彭某二次住院产生的医疗费用也不认可。张某认为因为彭某的自负给自己造成巨大财产损失。彭某认为自己为张某砍树造成身体残疾,无论肉体还是精神都承担了巨大的痛苦。原、被告双方各执己见,看似说的都有道理,但双方却都缺乏证据,一时间,法官也无法判断哪一方说的是真实的。

  为了最大限度还原事实真相,法官将解决本案的焦点放在了调解环节,在调解过程中,法官对张某说:“手术都有风险,当事人自己还要承受手术疼痛的折磨,若不是迫不得已,谁会没事主动要求去做手术”,同时,法官对张某释明了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的相关法律规定,并让张某从彭某的角度考虑一下,彭某不但身体、精神受到伤害,其身体残疾对后半辈子的生活也带来了影响。听了法官的话,张某沉默了。通过法官细致耐心的工作,彭某也认识到自己的麻痹大意不仅伤害了自己,也给张某造成了巨大损失,最后双方本着互让互谅的原则,最终达成协议:除去张某已经垫支的医疗费,由张某再支付给彭某医疗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63000元,张某当庭支付了30000元。

  法官后语: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多发生在农民工的身上,他们在提供劳务过程中普遍存在安全意识淡薄、法律意识差等特点,一般也缺乏必要的安全知识和专业知识;而接受劳务一方往往不对提供劳务一方进行基本的安全教育和培训,双方忽视安全问题,导致提供劳务一方往往容易受到伤害。同时,农民工因文化程度偏低,法律知识欠缺,在受到伤害后索赔项目过高或过低、举证不足导致难于获得赔偿,权利难以得到保障,造成此类案件执行困难,上诉上访率高。本案在法官不厌其烦的调解下,原、被告双方都找到了心理承受范围的契合点,缓解了双方的矛盾,案件也得到了圆满解决,但如何避免此类案件的再次发生,则应是所有人在案件外应当思考的问题。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