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件直击 >

微信骂人遭起诉法官调解把气消

日期:2017-09-27 09:05:00  浏览:  字体:   来源: 作者:杨庆章


核心阅读:9月26日中午时分,离开庭大约还有半个时辰,十余辆小汽车停满了腾冲市人民法院固东法庭院子,当事人及双方请来的亲朋在法庭里来往走动,面红耳赤的争论着,各自的代理人正在

  9月26日中午时分,离开庭大约还有半个时辰,十余辆小汽车停满了腾冲市人民法院固东法庭院子,当事人及双方请来的亲朋在法庭里来往走动,面红耳赤的争论着,各自的代理人正在做着紧张的出庭准备。乍一看,这么庞大、“豪华”的诉讼团队,还以为双方是在为一个极有轰动性的大要案做准备呢,殊不知双方的纠纷起因只是一条微信和不足3000元的医疗费。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原告段某铭、被告段兴某均为腾冲市明光镇红云社区尖坡社的同龄人,平时二人关系不错经常交往。2017年7月18日晚,原告段某铭与一些朋友在自己的石蛙养殖基地玩着,被告段兴某问讯前往,到了后参与大家继续喝酒玩耍。在喝酒过程中,原告段某铭与被告段兴某由于酒醉产生言语争执,继而相互拉扯。撕拉过程中被告段兴某顿感胸部不适,遂到腾冲市人民医院检查治疗,还向明光派出所报了警。三天后被告段兴某出院,自称花去检查医疗等各项费用28415.5元,原告主动为被告段兴某承担了包车、检查、治疗等费用1952元。事后,被告段兴某之子段某松为父颇感委屈,就在当地微信群“凤凰社区农村淘宝群”上辱骂原告,说了一些对原告段某铭及其养殖基地不利的话。原告段某铭认为,段某松在 “凤凰社区农村淘宝群”上散布不实言论,影响了自己本人及石蛙养殖基地的声誉,故以段兴某、段某松父子为被告,向腾冲市人民法院固东法庭提起名誉权纠纷,要求被告恢复名誉,赔偿精神损失。被告段兴某、段某松收到诉状后,旋即提起人身损害赔偿反诉。至此,双方均扬言,此事已无私下协商解决的余地,如果一审结果不如意,砸锅卖铁都要把官司打到保山打到昆明。

  经过法庭调查,合议庭认为,双方的利益冲突本身不大,矛盾纠纷都是起源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被告检查治疗的费用也就是2000多元,本案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气”字上,双方因为误会而赌气,斗气已经斗到丧失理智、不计成本的地步。如果不把双方的“气”及时疏通,那么,误会只会越积越深,“火”只会越烧越旺,如果不及时让双方清醒、“降温”,这“两辆”开足马力相向而行的“火车”绝对要在单轨上碰撞,到时肯定两败俱伤。反之,如果能及时把双方心头的气疏通了,误会就会减少,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所以,合议庭开始在如何“叫停”双方斗气赌气上下功夫。法庭辩论结束后,合议庭的法官把原、被告分别安排到法庭外面的“和谐亭”内和“调解”树下,为双方及其到场的亲朋倒好茶,然后才有条不紊地做双方的思想工作。法官由法理讲到农村的人情世故,从案例讲到到为人之道,慢慢地拆开双方心理上的“藩篱”,然后再给双方分析如果继续“斗”下去的后果及诉讼成本等系列问题,与原、被告双方交心而谈。同时,让双方约来的亲朋好友再从旁相劝,几轮“轰炸”说得原、被告都惭愧不已,双方心头堵着的气才逐渐消散。被告(反诉人)的思想首先“转过弯来”,当场在“凤凰社区农村淘宝群”以文字方式澄清了事实,消除了误会,作了道歉声明。原告(被反诉人)也马上检讨了自己的酒后冲动。最后大家话明气散,双方同时申请撤诉,合议庭当庭裁定准予撤诉。庭审结束,双方向法官们道谢后,开着车出了法庭一道驶回明光红云社区。

  法官后语:腾冲有句谚语,眼睛迷住了,要找个人帮吹吹。当事人由于对法律知识和诉讼常识缺乏了解,或囿于面子,经常会在诉讼过程中任性冲动,丧失理智,打官司为了赢一口气而不计血本,处于一种自我迷失的疯狂诉讼状态。这时候,其内心已经失智,双眼就像被蒙蔽了一样,完全曲解了诉讼的目的和初衷。此时,如何为其吹去眯住“眼睛”的“沙土”,依法发挥司法能动性,让当事人恢复清醒,制止这种“疯狂”,引导其理智诉讼,推动和谐司法,当好文明和谐社会的建设者,这才是对人民法院对人民法官智慧的考验。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