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件直击 >

岩某故意杀人、侮辱尸体案

日期:2017-12-22 15:39:00  浏览:  字体:   来源:


核心阅读:【案情】 被告人岩某,曾用名貌昂特,男,16岁以上,德昂族,初中文化,国籍不明,农民,住缅甸联邦共和国交墨市高保村(自报身份)。因本案于2015年5月15日被刑事拘留

  【案情】

  被告人岩某,曾用名貌昂特,男,16岁以上,德昂族,初中文化,国籍不明,农民,住缅甸联邦共和国交墨市高保村(自报身份)。因本案于2015年5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7日被逮捕。

  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检察院以岩某犯故意杀人罪、侮辱尸体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岩某对被指控的罪名和事实无异议,其指定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被告人年龄不清,请求对其依法处理。

  保山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4月,被告人岩某冒用貌昂特身份入境到我国云南省某某县付某某家中。同年5月12日19时许,被告人岩某酒后在付某某家附近看到被害人付某(女,殁年3岁),即强行将付某抱至村民的玉米地,用双手将付媛掐死,随后对尸体进行侮辱(奸尸),抛尸在玉米地头的竹棚下。

  保山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岩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后侮辱尸体(奸尸)的行为,触犯我国刑法,构成故意杀人罪和侮辱尸体罪,应对其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岩某的犯罪事实清楚、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岩某辩护人提出年龄认定证据存在矛盾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予以采纳。被告人岩某用手将年仅三岁的被害人付某掐死,后侮辱尸体(奸尸),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依法应当判处死刑。综合在案证据,被告人岩某犯罪时是否年满十八周岁的证据存疑,依法不能判处被告人岩某死刑。被告人岩某杀害付某,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要求赔偿丧葬费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其他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据此,判决如下:

  1、被告人岩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犯侮辱尸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

  2、由被告人岩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7184元,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被告人岩某不上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起上诉,坚决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并赔偿经济损失。云南高院审理后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主要问题】

  被告人罪行极其严重,论罪应当依法判处死刑,其自报已年满十八岁,近亲属亦证实,但骨龄鉴定意见为十六周岁以上、十八周岁以下,对其能否适用死刑?

  【裁判理由】

  未排除证据之间的矛盾,无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已满十八周岁且确实无法查明的,不能认定其已满十八周岁,依法不能适用死刑。

  关于被告人岩某的年龄问题,在案证据有:(1)岩某自述年满20岁(2015年是21岁)。(2)岩某父亲吴扒来证言说:儿子岩某,有20多岁。(3)姐姐南普普宁(被告人岩某三姐)证言:兄弟岩某20岁。(4)《法医人类学检验鉴定书》,证实送检于2015年6月1日所拍摄的岩某右手部X线片,经过鉴定分析意见为:被鉴定人摄片时的年龄应在16周岁以上、18周岁以下。(5)岩某所携带马邦丁、出境证经查证是假冒“昂貌特”。即在案言词证据与骨龄鉴定存在矛盾,无法确定被告人岩某犯罪时(2015年5月12日)是否年满十八岁。

  被告人岩某自报出生于缅甸,其持有的缅甸国马棒丁、临时入境证经查证系冒用,对其真实年龄没有有效身份证件证明。侦查机关多方努力,仍无法查证其真实身份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骨龄鉴定”能否作为确定刑事责任年龄证据使用的批复》:“犯罪嫌疑人不讲真实姓名、住址、年龄不明的,可以委托进行骨龄鉴定或其他科学鉴定,经审查,鉴定结论能够准确确定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的年龄的,可以作为判断犯罪嫌疑人年龄的证据使用。如果鉴定结论不能准确确定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的年龄,而且鉴定结论又表明犯罪嫌疑人年龄在刑法规定的应负刑事责任年龄上下的,应当依法慎重处理。”《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条:审查被告人实施犯罪时是否已满十八周岁,一般应当以户籍证明为依据;对户籍证明有异议,并有经查证属实的出生证明文件、无利害关系人的证言等证据证明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的,应认定被告人不满十八周岁;没有户籍证明以及出生证明文件的,应当根据人口普查登记、无利害关系人的证言等证据综合进行判断,必要时,可以进行骨龄鉴定,并将结果作为判断被告人年龄的参考。为此,侦查机关委托鉴定机构对被告人岩某进行了骨龄鉴定。骨龄鉴定意见是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的。不过,骨龄鉴定意见作为证据使用,并非“当然采用”,而要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骨龄鉴定意见在本案中成为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二条:审查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或者审判时是否达到相应法定责任年龄,应当根据户籍证明、出生证明文件、学籍卡、人口普查登记、无利害关系人的证言等证据综合判断。证明被告人已满十四周岁、十六周岁、十八周岁或者不满七十五周岁的证据不足的,应当认定被告人不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或者已满七十五周岁。即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认定。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五条:“自然人的出生时间和死亡时间,以出生证明、死亡证明记载的时间为准;没有出生证明、死亡证明的,以户籍登记的时间为准。有其他证据足以推翻以上时间的,以相关证据证明的时间为准。”这一规定,将对刑事司法中认定刑事责任年龄产生重大影响。出生证明代替户籍证明成为自然人年龄的第一优势证据,力求行为人出生日期的客观真实,确保审查认定的刑事责任年龄的真实可靠。

  综上所述,结合在案证据,被告人岩某犯罪时是否年满十八岁的证据存疑,依法不能判处被告人死刑。

  供稿:段耀春

  编辑:段汝锋

  审核:陈 庆

  • 上一篇:
  • 下一篇: